首页 > 极速赛车怎么可以赢

极速赛车怎么可以赢

原标题:光明日报刊文:彭斯蓬佩奥大放厥词不如照镜自省

来源:光明日报

[鸣镝]

中美关系的健康发展,总是会让美国的一些人坐立不安。7月18日,美国副总统彭斯,以及国务卿蓬佩奥,在其自导自演、于华盛顿召开的所谓第二届宗教自由会议上发表演说,就所谓西藏问题、所谓新疆问题、所谓宗教自由问题,以极具表演色彩的说辞,极尽信口开河、颠倒黑白、混淆视听之能事,恶毒抹黑中国,意在干扰乃至阻止中美关系重回应有的健康良性发展的轨道。

关于西藏,关于新疆,关于宗教自由,彭斯和蓬佩奥一搭一档、一唱一和,“入戏”太深,似乎忘记,这些所谓问题的出现,恰恰是因为背后有美国见不得阳光的一只手在长期操弄、屡屡作恶。

先说所谓西藏问题。蓬佩奥2017年1月23日上任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到2018年3月13日被美国总统在社交媒体上任命为美国国务卿为止,蓬佩奥在美国中央情报局这个全球最大也是最臭名昭著的情报机构担任过1年多的局长。一年多的时间不算短,如果蓬佩奥无暇深入了解中情局针对西藏所做的各种见不得人的黑事,这里不妨略举一二,可供蓬佩奥补课。

有本书,美国堪萨斯大学2002年出版,名为《中央情报局在西藏的秘密战争》。有份杂志,1999年4月19日出版的美国《新闻周刊》,刊发过题为《西藏:中国的科索沃?》的专题报道。有个维基百科词条,名为“中央情报局西藏项目”,内容包括:马戏团项目,中情局在塞班岛和科罗拉多州的赫尔营陆军基地“训练西藏游击队员”;巴纳姆项目,中情局向西藏空投特工、军事补给和支援装备;贝雷项目,中情局对西藏的秘密宣传项目。中情局试图通过这些项目削弱中国的中央人民政府与西藏的关系,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303委员会批准并在后来支持了中情局的项目。

这些书、期刊、词条无不显示,20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早期,中情局极力插手西藏,企图制造分裂。中情局培训西藏叛乱武装(美国口中的“游击队”)来伏击解放军、攻击中国政府官员、破坏通信线缆。中央情报局为插手西藏不惜花费重金,以1968年为例:培训西藏叛乱武装下级军官支出4.5万美元,在纽约和日内瓦设立游说机构开支7.5万美元,杂项开支12.5万美元,达赖喇嘛个人补贴18万美元,操作费用22.5万美元,在科罗拉多州进行策反培训开支40万美元,2100名西藏叛乱武装分子的工资50万美元。七七八八算下来,单单1968年中情局就为西藏的武装叛乱势力花费了155万美元,相当于2019年的1140多万美元。这显然不是什么小数目。而这笔钱是用来提升西藏人民的福祉吗?查查叛乱武装在西藏的作为就可知道,根本不是。就连美国人极力扶持的达赖本人在其自传中都说,“(中情局)不是真的关心西藏,(援助)只是他们全球范围(反共)行动的一部分”。

更直白地说,中情局也好,广义的美国政府也好,不过是将西藏问题作为美国的战略筹码。本质上,美国政府对西藏充满了无知与傲慢。这方面最具戏剧性的事例之一是,冷战时期的20世纪50年代,中情局策划达赖出逃印度的计划执行之后,相关人员向时任中情局局长杜勒斯汇报。根据美国《新闻周刊》20世纪90年代的专题文章,当事人后来回忆,杜勒斯吸着烟斗说:“让我看看,西藏在哪里。”当时他们两人站在一起看一幅挂在墙上的大地图,杜勒斯拿着烟斗随手指向东欧一个地方说:“那是西藏吧?”去汇报的人,中情局西藏问题专家葛林尼,回答说:“不是,西藏在这里,在喜马拉雅山边上。”——这是何等荒诞的画面啊!这样拿西藏说事儿的“救世主”又是何等的厚颜无耻啊!

再说所谓新疆问题。位于加拿大的智库“全球研究”2014年从库特·尼莫的著作《信息战》中摘录的相关内容显示,中央情报局资助和训练了来自新疆的恐怖分子,他们使用本·拉登在阿富汗的训练营地展开训练。《解决西方与穆斯林世界的冲突》一书的作者埃里克·马哥利斯2008年在接受学者兼媒体人斯科特·霍顿采访时说,中情局训练这些人从事一场与中国“事实上的战争”,至少是希望他们将(新疆)变成地狱,对他们的训练部分得到了本·拉登的帮助。该研究所网站刊登的有关文章显示,美国中情局通过第三方秘密为中亚地区的伊斯兰激进运动提供资金支持,包括资助开设传播极端思想的宗教学校;并且从2001年开始,系统训练来自新疆的恐怖分子,用于“打击(新疆)共产党政权”。

如果说,有人认为这些著者的话是所谓“阴谋论”,这个位于加拿大的研究机构不值得相信,那么,中情局前驻喀布尔情报站站长、兰德公司资深研究者富勒,以及俄罗斯问题专家斯塔尔,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保罗·尼采高级国际研究院期间撰写的《新疆问题》报告,就更加系统地揭示了美国在新疆问题上的战略认知和总体构想。这个简明扼要的报告,系统地展示了美方从1998年开始、延续8年的所谓“新疆项目”,是如何从地缘政治和霸权秩序的视角出发去认识和理解新疆问题,是如何将新疆作为牵制和制约中国的战略筹码,是如何将对新疆某些人的支持当作冷战时期对阿富汗抵抗战士的支持,是如何策动所谓“泛突厥斯坦运动”。而美国的这些支持和资助,给新疆带来了什么呢?是经济的繁荣,社会的稳定,多民族的团结,以及人民的安居乐业吗?都不是。其给新疆带来的,是极端主义的暗流,是分裂主义的暴徒,是恐怖主义的无辜牺牲者。这种美方口中的民主与自由,实际已成为恶行的保护伞,其造成的灾难与损害,可谓罄竹难书。

最后说说所谓宗教自由问题。对于这个问题,彭斯的讲话自相矛盾,漏洞百出。例如,他一方面声称中国“迫害”宗教,另一方面又说基督教在中国“发展速度之快,举世罕见”。其实,对于宗教自由,看彭斯的讲话就可以明白他到底想说什么。说穿了,彭斯嘴里的“宗教自由”是个挂羊头卖狗肉的东西,他在讲演中其实也挑明了这一点。他关心的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宗教信徒数量,而是那些打着“宗教”的幌子、借用“宗教信仰自由”的名义、想要颠覆中国政权和推翻共产党的人,他关心的是这些人有没有获得可以达到目的的所谓“自由”。除了邪教分子或者以宗教之名行政治之实的所谓“信徒”,真正的教徒对这种所谓的“自由”没有半点需求。

中美关系的变化和发展,始终会因循其内生规律。在历史的长河中,美国一些人无论以何种方式施加干扰,都无法实质性地影响中美关系的走向。中方自始至终在坚持捍卫核心利益的基础上,以最大的诚意和善意,建设性和创造性地推进中美关系走向良性发展。历史、现实已经证明,未来也将反复证明,美方只有以充满政治智慧和勇气的决断与中方相向而行,才能实现中美双方的两利。而上蹿下跳试图螳臂当车的那些人,用其自己的话说,大概要在中美关系历史中留下一个“世纪污点”了。

(作者:沈逸,系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院长助理、副教授)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