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PK10冠军亚军7码技巧

PK10冠军亚军7码技巧

来源:《中国石化》杂志2019年第8期

作者:陆如泉 宋磊 谷重山

摘要:沙特的石油权力在未来必将打折扣。

近两年,随着美国特朗普政府持续加大对油气出口大国俄罗斯、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制裁力度,美国与几个传统油气资源大国的关系当前已经到了“拔剑弩张”的地步。同时,随着沙特和俄罗斯等达成的“维也纳联盟”(OPEC+)逐步机制化,其对全球油气市场和国际油价走势的影响在加大。看得出,一方面大国博弈、国际矛盾、地缘政治冲突中的“石油因素”在不断增加,另一方面大国合作中“石油因素”也在不断增加。石油的“商品属性”并非如人们所愿得到提升,相反,其“政治属性”却持续得到强化。

石油政治的核心实际上就是“石油权力”。于石油而言,由于它的不可再生性、分布不均衡性、“现代工业血液”的燃料属性、全球最大宗商品属性,以及后来附加在它身上的金融属性等,再加上过去的150年中,人类社会发生的几乎所有的重大危机、冲突、杀戮、革命等,均或多或少地有它的影子,这就使得它与众不同,常常为拥有它的国家、群体和个人所利用,成为打击或拉拢对方的工具(而不管对方是不是愿意),成为个体或国家实现自身抱负或利益的工具,从而使它具备了“权力”。

结合业界专家们的共识,现在可以认为,石油权力主要由资源(供应)权力、市场(需求)权力、输送(通道)权力、定价权力、技术与管理权力、金融权力这六种子权力(二级权力)构成。

资源权力与定价权力是沙特石油权力的核心

从1977年一直到2017年,沙特一直是这个星球上最大的石油生产国。2017年,美国的石油产量5.71亿吨,超越沙特当年的产量5.63亿吨,时隔40年之后,重新回到全球第一大石油生产国的宝座。而2017年,俄罗斯的石油产量也达到5.54亿吨。美国、沙特、俄罗斯成为这个星球上“千万桶俱乐部”仅有的三位成员。

如果说从产量上美国和俄罗斯与沙特有一拼的话,那么从剩余石油可采储量讲,沙特则是当仁不让的全球老大。援引BP发布的报告,截至2018年底,沙特的探明石油可采储量为409亿吨,而美国和俄罗斯分别只有73亿吨和146亿吨,沙特石油的可持续生产潜力无人能及。相应地,沙特的资源权力会一直存在,如果人类还在持续使用石油天然气等化石能源的话。

同时,沙特是OPEC(欧佩克)的创始国之一。OPEC的石油权力在于其资源权力(石油生产与供应)和定价权力。而自1960年OPEC成立以来,沙特就是该组织的核心成员国,特别是上世纪70年代以来,沙特一直是OPEC的唯一核心和老大。某种意义上讲,OPEC的石油权力就是沙特的石油权力。毫无疑问,沙特的石油权力也在于其无与伦比的资源优势和对国际油价的影响力。

不可忽略的是,沙特的石油权力还来自于与美国这一全球超级大国绑在一起,大树底下好乘凉。一是自1945年2月14日美国与沙特签署同盟协议起,沙特就成为美国构建与实施其全球战略与霸权体系的一部分。二是在发挥自身的资源权力和定价权力的同时,沙特也在以“石油美元”支撑着美国的金融权力。从这个意义上讲,沙特的石油权力还在于其间接拥有一定的金融权力。三是过去美国加州美孚石油公司的子公司——阿美石油公司在沙特石油权力建构与实施过程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因此,在沙特石油权力的结构体系中,除了沙特王室、沙特石油管理团队(不同的石油部长有不同的能力和风格),美国政府、阿美石油(后来的沙特阿美)也是结构体系的关键角色。

沙特石油权力源起:“三板斧”定乾坤

当沙特首任国王阿卜杜勒?阿齐兹于1902年重新夺回利雅得时,他便有了建设现代沙特的雄心勃勃的计划。有雄心壮志的阿卜杜勒?阿齐兹终于找到使自己国家发展并强大的突破口——石油。而这也是沙特石油权力源起。1932年建立沙特阿拉伯王国之后,阿卜杜勒?阿齐兹从美国石油企业(加州美孚石油公司)在沙特勘探石油的行动中看到机会:他们想在他的土地上寻找石油,因此他计划采用“新方法”(与加州美孚石油公司合作)为他即将耗尽的国库获得资金。要知道,在1938年发现石油之前,沙特的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甚至唯一来源就是世界各地的朝圣者前往麦加朝圣时向沙特政府交纳的费用(也就是“香火钱”)。

在后续差不多20年时间里,阿卜杜勒?阿齐兹陆续打出“三板斧”,从而牢牢奠定了沙特石油权力的根基。

第一板斧:与阿美石油公司合作。如果没有阿美石油及后来的沙特阿美石油公司,沙特的石油权力无从谈起。1933年5月,加州美孚与沙特政府签订石油租让协定后,当年11月它在美国特拉华州成立子公司——加利福利亚阿拉伯美孚石油公司,负责开发沙特石油资源。1948年,新泽西美孚石油公司和纽约美孚石油相继加入。自此,阿美公司成为一家由四家石油公司组成的联合财团,总部设在沙特东部、波斯湾沿岸的达兰。1988年,阿美石油公司被沙特政府国有化,公司名称改为沙特阿美石油公司。

在与阿美石油公司打交道的第一代沙特官员中,必须提及一位 “专家级”人物——沙特国王忠诚的财政部长阿卜杜拉?苏莱曼。当时的沙特一穷二白,人才奇缺,能够与阿美公司进行谈判并且为沙特争取利益的政府代表可谓凤毛麟角。沙特国王很幸运,他启用了苏莱曼。苏莱曼在沙特石油权力的源起与建立过程中居功至伟,其所发挥的作用无可替代。苏莱曼看到阿美石油公司的业务在沙特阿拉伯蓬勃发展,他制定了一个增加沙特阿拉伯收入的详细计划。在他的推动下,阿美公司在沙特获得越来越多的石油收入,这意味着,沙特政府的石油收入水涨船高。苏莱曼可谓沙特石油战略和国家发展的“首任设计师”,他聘请了西方人,向他们学习。而他对沙特最终的定位是:接管西方人在沙特的业务并自行建设。沙特后来真的做到了,陆续在石油勘探开发、金融、建筑、国防、炼化等方面陆续实现了苏莱曼的设想。

第二板斧:与美国结盟。沙特到底是怎么和美国结盟的呢?根据《国王们与总统们》一书介绍,1945年1月,罗斯福总统出席雅尔塔会议后,立即与阿卜杜勒?阿齐兹会晤,并达成一致,共同维护战后中东地区的和平稳定:美国将为沙特提供安全保护伞,换取沙特向美国开放国内油气领域。美国还要求获得达兰空军基地的使用权,用于美军执行在中东地区的军事行动,而美国的石油公司早已先行一步进入了沙特市场。在此次会见结束两周后,沙特向纳粹德国和日本正式宣战,这一举动最终为沙特赢得了在联合国内的一个席位。而这就是沙特向美国纳“投名状”的故事。至此,“石油换安全”成为沙特的立国之本,美沙达成同盟协议则成了沙特石油权力的重要源起。

第三板斧:与委内瑞拉联合成立OPEC。1960年9月10日,由委内瑞拉石油部长佩雷斯?阿方索和沙特石油部长塔里基发起的阿拉伯石油会议——巴格达会议如期召开。在塔里基等石油生产国精英的不懈努力下,与西方石油巨头“七姊妹”相抗衡的OPEC由此正式诞生。OPEC成立不久,在接替塔里基任沙特第二任石油部长艾哈迈德?扎基?亚马尼的带领下,OPEC的实力不断上升。对内,OPEC采取配额制,通过部长会议确定各成员国的生产配额,机动调节着供应侧的原油产量,并影响和掌控油价。上世纪七八十年代,OPEC的石油权力达到顶峰,也意味着沙特的石油权力达到一个历史高点。

进入21世纪,特别是2014年这一轮油价下跌以来,在沙特第四任石油部长——阿里?纳伊米的领导下,OPEC的策略由“限产保价”转变为“增产保市场份额”,全球油气市场阴雨连绵,再次领教了OPEC和沙特石油权力的厉害。

沙特石油权力的“韧性”

当前美国重回全球第一大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国,美国对沙特的石油依赖将持续降低,沙特在美国的战略棋局中的重要性将持续下降,沙特的石油权力还能自如施展吗?而且随着全球能源转型的步伐不断加快,人类对化石能源的需求将会下降,沙特的石油权力将进一步受到抑制。

不过,沙特的石油权力其实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脆弱。沙特在其石油权力的建构过程中经历过数次风浪:一是1973年前后的石油危机,由于对美国实施石油禁运,沙特差点被美国抛弃。二是1990年8月份的伊拉克入侵科威特,让沙特有了“唇亡齿寒”的感觉,幸亏美国出手相助。三是2001年“9?11”事件,实施袭击的恐怖分子多来自沙特,美沙关系跌至冰点,后经沙特人多方斡旋,美沙关系有所改善。四是2005年前后,美国企业家西蒙斯写就《沙漠黄昏》,宣称沙特的石油所剩无几,直接引发了全球对石油峰值论的大讨论,沙特的石油潜能和石油权力遭到前所未有的质疑。好在技术的突破使得石油峰值论不攻自破。自信满满的阿里?纳伊米甚至在2015年在美国休斯敦召开的剑桥能源周年会上向与会者调侃:“我从石油峰值论中成功活了过来!”

可以看出,沙特石油权力的韧性还是相当强的,这主要归功于两点:一是沙特内部有一批像亚马尼和纳伊米这样的精通石油战略、能够很好管理本国石油工业、且对国王非常忠诚的专业化人士,这使得沙特石油在遭遇危机时往往能够转危为安;另一是沙特石油开采的低成本,按照可比口径,沙特的石油开采成本是全球最低的,这使得沙特在石油危机、油价下跌的低景气周期里,往往拥有比别的石油生产国更多的调节手段和腾挪空间。

沙特石油权力的成色在降低

过去100多年,石油政治和石油权力对全球政治经济格局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在某些地区,石油权力一度发挥着关键作用。本质上讲,这是人类社会对化石能源的刚性需求造成的。特别是随着人类社会发生第二次工业革命(由内燃机代替蒸汽机),步入了石油时代,使得石油不但成为全球大宗商品,更成为一种战略性资源,常常为主权国家和政府组织所利用,成为实施和扩展国家力量、国家意志的工具。石油的政治属性不断强化,权力无与伦比。

但是,随着人类社会的技术进步和对“低碳环保”社会的向往,化石能源和石油的地位将逐步下降,石油权力的“成色”也会不断降低。而且随着美国重回全球第一大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国的地位,全球石油政治和石油权力的格局悄然发生变化。而沙特这一全球曾经最大的石油生产国与出口国,其石油权力在未来必将打折扣。类似的情况还有俄罗斯、委内瑞拉、卡塔尔等传统的油气生产和出口大国。是到了这些国家重新认识石油权力、并推动转型发展的时候了。

copyright © 2010-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争议和法律责任!